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音乐瞬间的博客

萬般皆睡,耳獨醒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看日本舞踏  

2012-12-29 17:27:06|  分类: 体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看日本舞踏
一愚 发表于 2007-10-25 12:45:52
“舞踏”背景
——舞踏就像摆弄着生命/巍巍立起的尸体(土方巽,舞踏表演创始人)
舞踏(Butoh)发源于日本。1960年代战败后的日本仍处於一片低迷之中,街头涌动反战与学运风潮,反美呼声四起。受当时社会气氛影响,舞蹈界一反过往追求西化、奉西方舞蹈为圭臬的信念,诚实体认到日本人天生身形矮小,无法尽致表现芭蕾所追求的修长线条;盲从他人的舞蹈美学,就像勉强挤进不合脚的鞋子,身体与灵魂势无法获得自由。从这样的自省出发,土方巽以小剧场为据点,慢慢找到一种将肢体扭曲、变形而达到原始自然的表演方式:舞者周身敷抹白粉,弓腰折腿,蠕动缓慢,或满地翻滚,脸部扭曲似乎极度痛苦,这种肢体表现强烈的新兴舞蹈风格自此被称为舞踏。(摘自网页介绍)
 
我所了解的几个特征
破坏
同达达口号一样,舞踏的兴起在于破坏一切美的传统观念,以衰弱、疾病、污秽……只要是被近代化排除的都要近乎逼真地展演出来,标榜反道德、反社会的否定美学,宗师土方巽在一次表演中用大腿把只活鸡活活夹死,至此他被舞蹈协会除名,成为舞踏纪元的开始。
 
劳筋骨、饿体肤
身材不“合格”的人不能跳舞吗?舞踏大师们提出这样的问题,运动难道不是舞蹈?他们认为芭蕾、现代舞要求舞蹈动作必须优雅,肢体语言必须绝对完美,那是远离生活和现实的,现实残酷就必须表现残酷,现实腐朽就必须反映腐朽,土方巽在一次表演前禁食10天,以塑造逼真的当地人受饥挨冻的形象,而那种飞跃的舒展的昂扬的姿态在舞踏中是近乎绝迹的。
 
蟹脚
昨晚有观众问,怎么田中大师的表演中没有“蟹脚”型?可见,有时候需要制造一些容易辨认的特征,让一项艺术/运动成为世界的,只要看到双腿半蹲有如螃蟹状,看到身形内缩,看到脸部的愁容,即可想那是什么演出了。

 
现场观看效果
不得不说在迷仓看演出对观众而言也是个谜,我每次去几乎都无法推测舞台在哪儿?总是出人意料的演出场地,每次我喜滋滋以为坐到了好位子,恰恰那是临时的休息室,展演场地永远在开场的那一刻才知道,观众又要乾坤大挪移,这次在天台上。
天台上堆着一些垃圾,一些建筑废料,一个较大的“铁笼子”,一切不像是故意安置的,据说这位大师在什么场地都可以跳,但选择总有理由。
静静等候,终于,在前方铁笼子处出来一个黑色身影,就在这个笼子范围内,他似冥想,似宗教般升天状,一会儿跌倒,一会儿又被铁栏困住,没有音乐,天哪,我听不到音乐,这让我也“冥想”起来,看着前方一人一忽儿抽搐,一忽儿寻找什么,我始终无法理解,急不可耐的希望结束,我有些感觉自己受到愚弄,唯一的解释是,选择铁笼子和废料恐怕是控诉现代化的钢筋森林吧。
 
戏后工作坊
表演不长,我也没看下去的兴致,田中大师说他从不在演出前知道自己该怎么演出,他想到演出后有个工作坊(解释+训练),就安排自己半个小时,但当时明月当空,凉风习习,正爽,又尽兴跳了会儿。我一直觉得叫大师的原因有二:一是提出了改变世界固有看法的观念,二是身心都哲思起来。
 
这位田中泯大师是土方巽的弟子,本人职业是农民,他笑说自己运气好,以前是跳舞学员中跳的最不好的,倒赶上舞踏这个潮流了,“舞蹈与人生,我并不是很懂,但我用舞蹈来夺取语言。以舞蹈来看人间、看制度;用舞蹈憧憬人,因舞蹈,而更想活着……”他一直在阐述自己关于舞蹈的冥思,似乎关键的不在于我看到的那些怪异的形,而是他们不得不求助于形,因为精神、思索渴求出路但又难以表达,他演示脸的苦状,看着他把自己的脸通过面部表情往前推,制造一种脸谱化;他演示舞踏的基本动作,人的头是人体总领的位置,他要求2人搭档,1人固定住另1人的头变换方位,看那人身体怎么表现;我们没在他那儿看到舞踏的显著特征,蟹脚啊,浑身涂白啊,因为一件事物一旦全球化、脸谱化了,也可能是危机的开始,他反反复复说自己不象年轻时那样了,他和他的舞踏一直在思考,我想他是故意拒绝那些程式化表演,虽然他的舞看得我莫名其妙,而偶然的,反预期的,才是真正的舞踏元素。

创建于2008-07-06     组长: 3R

舞踏(Butoh)又称“暗黑舞踏”(Ankuku Butoh),是由大野一雄和土方巽(Tatsumi Hijikata 1928-1986) 在1959 年开创,它是当时艺术家结合传统日本舞踊和西方现代舞,重新诠释身体语言,并试图对日本皇权提出批判的一种新舞蹈形式。舞踏家表演时光头裸体,性别倒错,身上涂满白粉,着奇装异服,在舞台上暴烈呐喊,并配合扭曲变形的肢体语言,呈现一幅幅几近原始的画面。
舞踏就像摆弄着生命、巍巍立起的尸体。
---土方巽
现代舞蹈过于多言,并且表达过度。
---大野一雄
舞踏就像诗作一样,它最本质的部分就是要反抗文字被用来解释某些“事物”的这种替代功能。
---江口修
舞踏应当拒绝所有的形式主义、象征主义以及用来表达我们生命力与自由度的所有意义。
我所在奋斗争取的,不是为了迈向艺术,而是为了迈向爱。
---中屿夏
【视频】土方巽-暗黑舞踏之父
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V9_g4W9TD8A/
【视频】二代舞踏艺术家-田中泯即兴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2227fef0100ga43.html
大野一雄http://www.kazuoohnodancestudio.com/japanese/top/
山海塾
http://www.sankaijuku.com/
友恵しづねと白桃房
http://www.tomoe.com/
和栗由纪夫
http://www.otsukimi.net/koz/e_index.html
秦Kanoko 黃蝶南天舞踏團
http://blog.yam.com/asiabaroque2006
1959年5月24日,日本全国各地的知识分子与艺术家群起抗议“美日共同防御条约”(U.S.Japan Mutual Defense Treaty)之时,土方巽(Hijikata Tatsumi)举行了他首次的重要演出:《禁色》(Kinjiki/Forbidden Colors)。它根据三岛由纪夫(Mishima Yukio)的小说改编而来。作品由一名年轻男孩和一名男人共舞演出,当一只活鸡在男孩俯卧着的躯体上被绞杀之际,全剧达到了最高潮。经由此次演出,“暗黑舞踏”首度呈现在世人面前,并同时领先朋克运动(Punk)足足有二十年之久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